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港媒:反对派挑战爱国爱港底线

发布日期:2021-11-12 19:56   来源:未知   阅读:

2018年8月18日,“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向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公开信,要求重新审视《美国─香港政策法》,废除中国和香港的世贸组织成员资格;9月1日陈浩天再致函美国国务院,要求美国政府取消《美国─香港政策法》下对香港的特殊待遇。

两个多月后,美国官方对陈浩天的要求做了回应。11月14日,美国国会辖下“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发表年度报告,引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取缔“香港民族党”、拒绝香港外国记者会(FCC)第一副主席马凯工作签证续期,以及高铁西九站实施“一地两检”等例子,形容香港言论自由和法治等正被削弱,香港正朝着令人不安(troubling)的方向发展,北京持续侵蚀香港自由,令香港渐与内地城市无异,要求美商务部检视对港出口科技政策;报告发表后,美国政府于同日表示,愈趋关注削弱香港基本自由的行为,促请特区政府和北京秉持“一国两制”下的承诺。

香港的反对派在陈浩天唱独脚戏时保持缄默,一旦美国官方有了回应,他们便倾巢而出,遥相呼应。

站到美国一边助遏制中国

11月16日,公民党党魁、立法会议员杨岳桥赞扬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年度报告反映事实,让香港人感同身受;他批评特区政府义正词严地驳斥美方报告是“诿过于人,不负责任”,要求特区政府“慎言慎行”,以行动证明“一国两制”未有改变。民主党主席、立法会议员胡志伟指责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以“撩交打”形式对待美方报告,令香港核心利益受损害,更给予外国政府借口以具体行动制裁香港,让香港不必要地卷入中美贸易战的漩涡。24名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发表联合声明,攻击特区政府批驳美方报告是“罔顾事实,诿过于人”,强调不能漠视香港政治会影响外国政府对香港经济政策,要求特区政府正视报告内容,游说美国维持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不做损害“一国两制”的事。

一下子,香港“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开始在美国遏制中国、中国反遏制的斗争中,站到了美国一边。

了解香港政治基本矛盾本质者,对于反对派上述表演毫不感到奇怪。需要做的,是从思想政治上揭露反对派的荒谬。反对派上述言行,涉及三个原则问题:一、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践“一国两制”由谁评价?二、在香港,是否能够把“爱港”和“爱国”相分离?三、怎样才是对待美国调整其全球战略、视中国为其主要对手之一的应有态度?对于这三个问题,香港社会各界需要正确答案。

甘为西方霸权扈从

反对派以美国官方对香港实践“一国两制”的评价为圭臬,暴露他们在思想政治上是西方霸权的扈从。“一国两制”是邓小平倡导的,他是权威解释者。“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践,是在中国执政党领导下由香港居民和内地同胞共同推进的。外国官方和民间可以有他们的观点,但是,不能也不可能取代邓小平关于“一国两制”的阐述和《基本法》关于“一国两制”的规定,不能也不可能取代香港居民和内地同胞对“一国两制”实践的感受。“鞋合不合脚只有脚知道”。关于“一国两制”实践的权威评价只能来自香港多数居民和内地多数同胞。

国家主席习近平11月12日接见香港澳门各界庆祝国家改革开放40周年访问团时,高度肯定香港澳门同胞对国家改革开放的巨大贡献,就是对两个特别行政区准备实践和付诸实践“一国两制”的全面准确评价。相比较,美国官方的攻击是“苍蝇嗡嗡叫”。

在香港,一些人至今仍旧拒绝承认自己既是香港人也是中国人,以为“爱香港”可以同“爱中国”相分隔。在“一国两制”最初阶段亦即所谓“两制”是“井水不犯河水”阶段,那种观点似乎成立。但是,随着“一国两制”与时俱进,香港与国家主体经济一体化势不可当,那种观点便显露其荒唐的原形。今天,香港哪一个重要的政治经济民生问题可以离开中央的领导、支持和帮助?只有那些口袋里装了外国护照、银行户口存了足够度余生钱的人,可以“关进小楼成一统、以为香港非中国”,但是,那样的人只占香港人口极小比例。大多数香港居民必须既“爱香港”也“爱中国”,“爱国爱港”对于他们不可分隔。问题在于,他们的利益和意愿需要在香港政治舞台得到充分反映。

反对派应该明白,他们不代表大多数香港中国籍居民根本利益,也不能左右美国对华政策。他们缺乏判断全球政治形势的起码知识。特区政府按美国官方的要求办,香港就能置身美国遏制中国之外吗?做梦!11月15日晚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东盟峰会闭幕式上指出,未来在某些情况下,东盟对于中美在亚太地区的竞争可能不得不二者择其一。特区政府和香港社会各界必须认清形势,美国迟早会改变目前给予香港的特殊待遇。

作者:周八骏 资深评论员、博士

来源:大公报